2016年度部门决算情况说明         拟录用工作人员公示公告 站内搜索:

“父亲在重大历史转折关头都能站在斗争的前列”

2016年03月11日     来源:广东党史网

——吴仲禧子女访谈记

采访时间:2015年4月18日

采访人员:刘子健、吕湛忠、陈雷刚

文稿整理:张丽红

吴仲禧是我党在隐蔽战线忠诚的共产党员,在斗争的关键时刻,发挥了意想不到的重要作用。清明节后不久,吴仲禧的长子吴群敢从北京来广州探亲时,和五位弟妹一起接受《红广角》编辑部的采访,追思父亲的丰功伟绩,缅怀父亲不平凡的一生。

父亲的两大特点

《红广角》编辑部(以下简称“编”):大哥本身也是位老革命,请大哥谈谈您对父亲的印象。

群敢:个人在历史洪流中是很渺小的,是否要为父亲写本传记呢?我曾经持保留态度。最近感觉很多年轻人不了解历史,不了解中国被侵略的历史,也不了解国共两党斗争的历史。如果通过人物的经历,使年轻人通过富有故事情节的传记了解历史真相,了解当时社会的情况,那这本书就很值得写。我父亲不算非常知名,但很有特点。从旧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共产主义者,从国民党的高级军官转变为共产党员,所经历的道路对我们子女很有教育意义,对其他年轻人可能也有启迪。

父亲的特点:一是在翻天覆地的历史转折关头都能站在斗争前列,站在主攻的阵地上,冲锋陷阵,奋勇向前。

比如辛亥革命爆发时,父亲刚满16周岁,就参加福建北伐学生军,当时他家是属于小市民家庭,不是因为没饭吃才当兵,而是想方设法从家里逃出来当兵的。学生军开到上海、南京,护卫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大总统。当时,南北对立,孙中山手下没有多少自己的武装,以前依靠帮会势力、地方军阀,福建学生军成为孙中山可以依赖的实力后盾。大革命时期,汀泗桥战役、临颍战役父亲都参加了,先后打败了吴佩孚、张学良的主力部队。临颍战役时,张学良带十万部队,张发奎只带了两个师,敌人五倍于己,其中十二师兵源不足,父亲带领的是二十六师。张发奎认为临颖战役是北伐战争中伤亡最惨烈的一役。蒋先云是父亲与党组织的联系人,他在此次战役中不幸阵亡。父亲因此失去了与组织的联系而未能参加南昌起义,十分遗憾。十年内战中父亲没有参加与红军的战斗,而坚持反蒋亲共的立场,参加了邓演达组织的第三党,参加反蒋的福建人民政府,并捐资办学,学校里招聘了一些有理想的老师。1934年,组织找到了他,他帮党组织联系到与陈济棠的关系,为中央红军顺利通过粤北边境牵线搭桥。1937年七七事变前夕,父亲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中,父亲一直在抗日斗争的前线。先参加淞沪抗战,武汉抗战中在南线九江赣西北一带狙击日军进攻武汉,后来在粤北抗日前线任第四战区少将军务处长、韶关警备司令,后来又参加桂柳会战,收复广州之后主持对日伪汉奸的审判。抗战时期,除了正面的军事斗争,父亲在与军统特务的斗争中也表现了相当的勇气和胆量。1939年以后,邱誉(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到了韶关,发表议论说共产党游而不击,邻省湖南发生了“平江惨案”。当时,韶关、桂林位置很重要,是转运物资的枢纽,云广英是韶关八路军办事处的主任,我经常看到他找父亲,父亲很客气友好地接待他,请他送阅延安的报刊。韶关警备司令部稽查大队在外面做恶,父亲利用这个机会把前任警备司令吴迺宪(军统十大区区长之一)安插在司令部内的参谋长扣押起来。在父亲的保护下,韶关办事处不但没有受到损害,反而狠狠地打了军统特务一个嘴巴。军统特务曾上报蒋介石,说父亲有“袒护异党”的嫌疑,蒋介石让张发奎、余汉谋查处。父亲和张发奎、余汉谋都是老同事,工作上得到他们的支持。张、余两人联名上报查无实据,并建议把父亲调到柳州,任军法执行监,从少将升为中将,军统的阴谋落空。南委事件发生时,父亲已经调到柳州。解放战争时期,父亲要求去延安学习,组织要求父亲留在蒋军收集情报。父亲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留在蒋管区收集情报。很多人在辛亥革命中升了官、发了财,有些人在抗战中很勇敢,到解放战争时却变化很大,父亲在每一个关键时候总是站在正确的位置。父亲自号“奋飞”,这个特点很值得学习。

为什么在历史转折关头父亲总能站在前列呢?这就要说我父亲的第二个特点,即他认真学习、思考了马列主义理论、毛泽东思想,对共产党很神往。

父亲没有高明共产党人在身边指点,没有机会读多少马克思主义经典。我七八岁时曾帮父亲从枕头下面拿书到树林里读,当时父亲叮嘱我包好,不要被人看到,后来才知道那本书是《共产主义ABC》。据母亲说,父亲私存枕下、经常阅读的是一部四卷装红色封面的《唯物史观》。抗战中父亲特别注意阅读《新中华报》等直接来自党中央的报刊和延安整风的有关文献。总的说,父亲看过一些理论书籍,但读得不多,没有我读的多。父亲经常说,辩证法真厉害啊,群众路线也很厉害。当时年轻不懂事,认为父亲讲的太简单了,现在体会到父亲的确认真思考了马克思主义的一些理论。父亲不是逼上梁山,无路可走才参加共产党的。从个人来说,大革命后他有很多机会可以荣华富贵。福建事变后他流亡到广州时生活较清苦,过年时让姐姐找人借钱,被人嘲笑“大革命后随便跟哪个人也不至于如此,生活早解决了”。他是做到了富贵不能淫,也做到了贫贱不能移。到了解放战争,他做到了威武不能屈。父亲也不是见风使舵,投机革命,他每个历史关头的选择都是主动的选择。父亲知道一点就实践一点,大革命时代他接触到的叶挺、蒋先云让他意识到共产党人很伟大,共产党人品质优秀,作战勇敢,想成为共产党人。当时,“左”倾关门主义对旧军官入党很有保留,蒋先云牺牲以后很长时间没有人接触他,但他一直向往能成为共产党人。遇到共产党人找他,他就很高兴。解放以后,他对组织提的唯一要求就是公开他的共产党员身份。因为形势要求,统战工作需要,他还是以民主人士面目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