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部门决算情况说明         拟录用工作人员公示公告 站内搜索:

饶平黄冈沦陷七日亲历日寇暴行记

2016年03月10日     来源:广东党史网

1939年6月27日,侵华日军在潮州东门路和东平路交叉路口用迫击炮与中国军队展开激烈巷战。

我家祖籍大埔县永盛坪,祖父举家移居到饶平黄冈镇创业。黄冈中山路131号楼房居住我家三代人,1931年我就在这座楼房出生,并在这里读书成长。1939年6月,汕头市沦陷,黄冈多次遭到日机的轰炸骚扰,也有一次日伪军经过黄冈进入福建。黄冈中心城区沦陷七天发生于1941年7月4日至10日,我当年是饶平黄冈镇小学的五年级学生。7月5日,父亲和两个哥哥出走附近农村亲戚家暂避,母亲坚持留守家里,避于阁楼内不露面,我不得不露面,亲历了日寇的血腥暴行。下面是我目击日寇七天种种灭绝人性的罪行。

日机九架轮番轰炸屠杀同胞

1941年7月4日早晨,我背着书包要到黄冈镇小学上学。听到防空警报声响,跨出店外,惊见上空日机盘旋,急忙赶回家中,全家随父母躲到阁楼下墙角。听到震耳欲聋的炸弹爆炸和机枪扫射声交织在一起,日机大约炸半个钟头才停止。这时刚好黄冈善堂有一队带着担架的消防队员经过店前,大哥带我跟在消防队伍后面,经过东寨宫小巷抄捷径到达北门的早市场。平日热闹的早市场已不存在,只见持续燃烧的浓烟四起。地面上乱七八糟,躺着很多受伤呻吟的同胞,惨不忍睹。消防队员经过救助清理,始知北门市场被炸伤30多人,炸死6人。大哥认出6具尸体中有一具是我家邻居牙科医生的儿子,于是便急忙回家向医生报知恶耗。事后,我才知道此次日寇出动九架飞机轮番轰炸黄冈北门、南门、下市三个人流最多的早市场,日机共投下炸弹60多枚,炸死16人,受伤达100多人。

一连五天洗劫物资

第二天,7月5日,日寇数百骑兵带着数百步兵、数百便衣队侵入黄冈,先炮击黄冈一些军事目标后,从姑嫂桥侵入黄冈丁未路、清华路和中山路,分别把马匹缚于骑楼水泥柱上。这支千余人的队伍,带着各种工具,分三路对紧闭大门的商户破门入户搜索,掌握物资情况,准备重点洗劫,这场浩劫一连持续了五天。黄冈中山路的大商行较多,被洗劫的物资都先搬到店外路面存放,形成许多小山状,以药品类、粮豆类、棉布类、日用土纸等为主。洗劫物资运输次序是:先搬到店外路面,然后转黄冈溪的码头,最后用电船运到目的地。因我被抓去当了两天搬运苦力,亲眼所见。

30多名少年儿童被抓当苦力

7月8日,一批日寇便衣到各商户抓少年儿童当苦力。中山路被抓的人数约30人,我是被抓30人之一。所有被抓儿童都在左臂缚一条布条作标志,日寇还宣布如果私自离开要从重处理。日寇便衣把我们押到中山路“顺胜”号土纸店,指着一堆如小山一样的土纸,规定每人每次要搬一包土纸到码头。这些来自福建的土纸每包重约30斤。被抓的儿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怎么搬?从来没有用肩头背东西的少年儿童,无力抱着这么重的土纸上肩头。如果两个人共抬一包土纸试后尚勉强可以,便出现两个人合作的搬法。可是搬到黄冈溪码头的路程尚远,走了两趟就累得说不出话来。有几个儿童坐在地上走不动了,尽管鬼子的鞭子高高举起,孩子们瞪着眼睛就是不理,由于没有其他劳动力可代替,日寇也不敢动真格,日本鬼子采取恐吓手段,仍然坚持强迫这些少年儿童搬运两天土纸。

泼煤油纵火燃烧商店

7月10日,我见中山路的物资清空,也没有马匹,即告诉我妈,她交代我到隔几间铺找族叔打听消息和求助,族叔推测鬼子可能要退走了。下午我又见到有些商店骑楼柱边放着煤油罐,告诉族叔,他听后让我带他去看看,他提着油罐查出是煤油,说道“不对啊,鬼子可能要烧厝”,要我告诉母亲并建议最好跟他一起到上林村亲戚暂避。母亲听后满口答应,两家人便一起从东寨宫巷离开黄冈。

晚上,日寇便衣在中心城区分三路烧城,打开一罐罐的煤油浇到商店的木门上纵火烧店。我们在上林村山上,遥望黄冈城区烧成一片火海,心想黄冈可能完了。7月11日天亮,日寇已撤走,我们急忙赶回家,见到中山路一部分商店被烧,其中“长春”号中药店三层楼均被烧塌。清华路、丁未路被烧毁的商店较多,烧掉数十间店损失较大。当天,黄冈“市后池”发现池中被日寇奸后杀害的两具女尸体。

黄冈沦陷七天,日寇犯下大屠杀、大洗劫、大烧城、奸杀妇女等滔天罪行,欠下中国人民大笔血债。